2021 年 03 月 20 日
- 2021 年 04 月 24 日
+ 加入日程
香港

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號 K11 ATELIER Victoria Dockside 807室

貝浩登(香港)榮幸呈現著名法國藝術家洛朗•格拉索的個展《未來植物集》。他的實踐關注異質時間性、地理學以及超自然現象,透過將常識背後的事物實體化,激發看待歷史與現實的嶄新視角。

View of solo exhibition 'Future Herbarium' at Perrotin Hong Kong, 2021. Courtesy Perrotin
View of solo exhibition 'Future Herbarium' at Perrotin Hong Kong, 2021. Courtesy Perrotin
View of solo exhibition 'Future Herbarium' at Perrotin Hong Kong, 2021. Courtesy Perrotin
View of solo exhibition 'Future Herbarium' at Perrotin Hong Kong, 2021. Courtesy Perrotin
View of solo exhibition 'Future Herbarium' at Perrotin Hong Kong, 2021. Courtesy Perrotin
View of solo exhibition 'Future Herbarium' at Perrotin Hong Kong, 2021. Photo: Ringo Cheung. Courtesy Perrotin

本次展覽是格拉索於貝浩登(香港)的首次個展,主題靈感來自他近年來對當代世界的全新探索。這一系列持續探索的焦點,便是他最近於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首映的錄像作品《人造物》(Artificialis),為美術館委託格拉索為展覽《世界起源:19世紀的自然發明》(The Origins of the World: The Invention of Nature in the 19th Century)製作與其對話的大型作品。

與《人造物》並行,格拉索創作出《未來植物集》系列。基於他對日本福島核事故後變種的花朵的觀察,他以十九世紀植物圖冊的風格,繪畫及雕刻出一系列怪誕的花朵。

同場展出的錄像裝置《太陽風》(Solar Wind)基於藝術家對太陽風暴和太空氣象學的興趣,闡述了科學、信念、幻覺和小說等概念。此作品亦在今年三月於韓國全羅南美術館的開幕展中展出。《太陽風》(2016)的原始版本是一件常設於巴黎Calcia水泥廠配送中心的公共裝置作品,把太陽活動的數據實時轉換為不斷變形的色彩,投射於混凝土筒倉的牆上。

我根據對太陽理論的興趣設計了該藝術裝置。LED屏幕上顯示的《太陽風》是場域特定的投影,是一個照在其他作品上的物件。因此,這個作品透過錄像所發射的太陽射線,與《未來植物集》產生關聯,就好像它們暴露在這些射線下一樣。

— 洛朗•格拉索

(左)這個裝在盒子裡的小雕塑看起來像是「未來的化石」,它虛構地再現了災難後變異的花朵,並被將其「記錄」在石頭上。(右)銀色的雙蕊青銅變異花朵鑲嵌在長長的莖上,與《太陽風》並列放置,讓觀者猶如進入了入一座奇異的森林。

格拉索通過霓虹燈技術製作了裝滿紅色氬氣的球形玻璃燈泡。那無形而發亮的氣體將自身的存在充斥於封閉的球體內,這與出現在藝術家早前影像作品《OttO》(2018) 中的元素有關。藝術家試圖將某種非物質現象封存於密閉的空間內,正如底特律的亨利·福特博物館曾經展出的玻璃試管,據說它保存著托馬斯·愛迪生的最後一絲氣息。

我認為,對於藝術家而言,時間已成為一種創作媒介。我的作品同時朝著過去與未來邁進,用以在更廣闊的時間範圍內詮釋世界。

— 洛朗•格拉索

同時展出的有格拉索的標誌性系列《研究過去》(Studies into the Past)中的新作。系列始於2009年,重構了十五和十六世紀意大利和佛蘭芒大師,包括服務於中國朝廷的意大利耶穌會傳教士朱塞佩·卡斯蒂廖內(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使用的繪畫手法和意象,。卡斯蒂廖內又名郎世寧,在三位清朝皇帝的統治下,他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擔任朝廷中的肖像畫家。

在《研究過去》系列中,該時期的神話和宗教敘事元素被十九世紀以前极少获得图像阐释的天体现象所取代,如日食、極光、隕石等,但還有奇怪的煙雲,一塊岩石盤旋在景觀上,在森林中飛來飛去的鳥類,通常是從藝術家自己的電影中藉來的圖案。這種將未來的碎片插入過去的繪畫中,所要做的不只是簡單地營造一種過時的感覺。 這是一個重大的概念項目,旨在重建我們對另一個時代現實的認識。

《研究過去》探索受「神的憤怒」約束的美學觀念,當時世界無論在地理、科學、文化和經濟上還未被發現,這些外來事件與世界末日一樣不可思議。

— 洛朗•格拉索
人造物
《人造物》於巴黎奧賽美術館現場,2020-2021. 攝影:Claire Dorn. © Laurent Grasso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圖片提供:貝浩登
《人造物》靜幀. © Laurent Grasso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圖片提供:貝浩登

《人造物》 探討奧賽美術館展覽《世界起源:19世紀的自然發明》中的歷史議題,目的是突出自然與文化之間日漸趨少的差別,在美術館的背景下重新定義我們的世界。

Artificialis - Laurent GRASSO - Making of extract
《洛朗·格拉索:人造物》- 由Heinz Peter Schwerfel製作
Laurent GRASSO

Born in 1972 in Mulhouse, France
Lives and works between Paris, France and New York, New York, USA

洛朗·格拉索(生於1972年)生活並工作於法國巴黎及美國紐約。他的作品關注多種媒介中的不同規模及時間性。他的作品質疑博物館結構、藝術史、自然與文化議題、及科技的各項主張。主要個展包括:《Gakona》,東京宮,巴黎,2009;《Black Box》,赫雄博物館和雕塑園,華盛頓DC,2011;《Uraniborg》,國立網球場現代美術館,巴黎,2012;當代藝術博物館,蒙特利爾,2013;《Soleil Noir》,愛馬仕基金會,東京,2015;《PARAMUSEUM》,菲斯克宮,阿雅丘美術博物館,阿雅丘,2016; 《OttO》,悉尼雙年展,2018;及貝浩登,巴黎,2018。

2020年12月,洛朗·格拉索於法國奧賽美術館展出其全新影像作品《人造物》(Artificials),以回應館內的大型展覽 《世界起源:19世紀的自然發明》,與其形成對話。從2021年3月22日至8月8日,他的部分作品,包括最新的《未來植物冊》系列、錄像作品《OttO》(2018)、《Soleil Noir》(2014)及《Solar Wind》 (2020) 於韓國全羅南美術館開幕展覽展出。2021年5月1日至10月10,位於上海的西岸美術館 X 蓬皮杜藝術中心五年展陳合作項目將於盒子展廳內呈現其個展,包括作品《人造物》。

格拉索曾於2008年獲得杜尚獎,並以駐場藝術家身分於2004至05年生活於羅馬美第奇別墅。他曾受委託製作常設的公眾裝置作品《太陽風》(2016),投射於巴黎十三區市郊Calcia水泥廠配送中心的外牆上。

*《人造物》受法國奧賽美術館之邀創作,並受到奧賽美國之友協會的慷慨支持與貝浩登的特別協作。




More about the artist
更多在社交平台 👀
List of artworks
門廊
展廳一
展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