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05 月 21 日
- 2022 年 07 月 30 日
+ 加入日程
香港

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號K11 ATELIER VICTORIA DOCKSIDE 807室

貝浩登欣然宣布與駐三藩市藝術家Koak合作舉辦其首次亞洲個展《駕駛者》,呈現一系列全新畫作和雕塑。

Koak於貝浩登 (香港) 個展 《駕駛者》 現場, 2022. 攝影:Ringo Cheung. 圖片提供:藝術家、貝浩登與Altman Siegel (三藩市)
Koak於貝浩登 (香港) 個展 《駕駛者》 現場, 2022. 攝影:Ringo Cheung. 圖片提供:藝術家、貝浩登與Altman Siegel (三藩市)
Koak於貝浩登 (香港) 個展 《駕駛者》 現場, 2022. 攝影:Ringo Cheung. 圖片提供:藝術家、貝浩登與Altman Siegel (三藩市)
Koak於貝浩登 (香港) 個展 《駕駛者》 現場, 2022. 攝影:Ringo Cheung. 圖片提供:藝術家、貝浩登與Altman Siegel (三藩市)
Koak於貝浩登 (香港) 個展 《駕駛者》 現場, 2022. 攝影:Ringo Cheung. 圖片提供:藝術家、貝浩登與Altman Siegel (三藩市)
Koak於貝浩登 (香港) 個展 《駕駛者》 現場, 2022. 攝影:Ringo Cheung. 圖片提供:藝術家、貝浩登與Altman Siegel (三藩市)
Koak於貝浩登 (香港) 個展 《駕駛者》 現場, 2022. 攝影:Ringo Cheung. 圖片提供:藝術家、貝浩登與Altman Siegel (三藩市)

情感的表達是藝術家Koak作品中所具有的標誌性特質,亦是驅動她建立出大膽、引人注目的作畫風格之力量。Koak的畫布承載著豐富的情緒,藉由獨到的用色、線條、畫面構圖和筆勢等,展現出多元的情感色調。


她作品中的具象主體——即擁有陰柔特質的人物和貓科動物——是她用以傳遞各種行為舉止及情緒狀態的重要載體。Koak曾表示,她的畫作探問的是「自我的原型怎樣在我們的整個生命歷程中發展出來,或透過經驗被內化所構成」,並試圖戲弄甚至顛覆這些已被內化的原型。


疫情期間,Koak 創作了這系列畫作,她在作品中刻劃且加強了人類在經歷逾兩載的大疫之年時,從生活中體驗到的核心情感:滯後、孤立、焦慮,以至期盼。因此,這些作品上的構圖均展現並喚起一股被內化且絕望的文化情 緒。更特別是,畫面中擠逼的室內空間總是與外部世界的不祥氣氛相對照,勾起觀者經歷孤獨 與自省的回憶。

畫作中強烈又鮮明的色調表現出各種心理狀態,將率先吸引觀者的目光。今回 Koak 用上被她形容為「盛氣凌人(domineering)」的色彩,跟以往作畫用上令人愉悅的色彩,如金絲雀般鮮亮的黃色、輕柔的水蜜桃色、淡粉紅色及淡彩藍色,明顯有別。

Koak通過這方式表達了不同情緒和心理狀態之間的衝突——畫中那張藍色的臉讓人聯想起其內在的憂傷,幽藍眼珠中反射出一點焦灼黃光,紅色的軀幹則暗示著憤怒——皆在人物的肉體內融而為一,並且化成當事人的一種情感的綜合表現或自我表達。

Koak以此作的名稱給展覽命名,向觀眾述說此系列畫作的潛在意義——即或許對女性尤其重要的「自主性(self-agency)」——以及對「控制權」的質疑:究竟是誰在控制誰?Koak言道:「我認為當我們將『自己』想像成一個多重自我的集合體,通常都會引伸出另一問題:『誰』是表象的代表,哪個面向才是最真實的自己。」

這些畫作中強調了「雙重」和「鏡像」的元素。Koak 解說:「我發現自己構思展覽時總是無法不談及二元性——這種二元性在區分我們與他者或兩者相互影響的關係至關重要。這次展覽就像是以融和兩者為目標。它探究當中的模糊之處,在那裡我們微妙地互相吸收彼此的特質,使我們的本質得以昇華。」

在為這個展覽創作作品時,我腦中會存在著一個畫面。我會幻想自己在跟另一人對話,像是你,而在那語境中,我想像自己和你就如一面鏡子和一道光。當我坐下來跟你對話時,從我的角度來看,我便是光束,而在光束的反射中,通過你那面鏡的過濾,我發現了自己是誰。在你身邊時,我內化了你對我的反射的過濾,並用它來塑造自己。

— Koak

Koak以「光與色」的重量象徵文化時刻。在作品《空海》(An Empty Sea)中,一個亮紅色的曲面鏡反射出朱紅色的日光,其光源本來隱藏在鈷藍色房間的透明窗簾背後。因着鏡子的反照,這道光成為房間裡一個特殊的主體,比起一般反射,這道光更像一個實體,更鮮明地突出包圍房間的藍色調。實際上,這道光線不僅是畫中沉思者的背景襯色,它更像另一個角色。「我認為繪畫『光』就是將無形之物轉化為實體,並給予它形同畫面中其他實體所含的重量與價值。」Koak說。

在準備這個展覽期間,Koak剛好在閱讀美國認知科學家道格拉斯·侯世達(Douglas Hofstadter) 的著作〈我是個怪圈〉(I Am a Strange Loop),作者在書中探討「自我」怎樣演變成為一種反饋的循環,或每個人處於不同生命體驗中,又怎樣受各自的主觀性影響心理的構成,繼而形成自我。

Koak 在這些作品中活用有關隱喻,藉由繪畫變形的身體反映各種心理狀態。這一點在大型青銅雕塑《怪圈》(Strange Loop )中尤其明顯。這座雕塑由三隻身姿細長彎曲、動態典雅的貓科動物所組成,牠們的身軀線條在視覺上同時突顯並補足周邊的足部和尾巴呈現之弧形和弓形。儘管三隻動物的肢體之間並無任何接觸,但由於牠們均交織於同一個奇幻的循環中,觀者或難以辨別哪端是始,哪端是末。

此次展覽展出的作品不但是Koak過去幾年生活經歷的標記和象徵,也指向疫情下現實生活的昇華。關於所描繪的主題,Koak斷言:

在任何一幅作品中,我都尋找得到自己。一些自己的碎片。就如一塊哈哈鏡,當中有我曾經感受過的面向,同時我又可將它們視作跟自己完全無關。像是小說、朋友或所愛的人的某部分,或普羅大眾的替身,或歷史中的一個比喻,以至重新構想的原型。

— Koak

節錄於〈於鮮活色彩中形塑自我的原型〉,由內華達美術館當代藝術高級策展人Apsara DiQuinzio著作。

攝影:Maria Kanevskaya. 圖片提供:藝術家、貝浩登與 Altman Siegel(三藩市)

有時候,我把作品中的線條視為作品的語言和音調... ...線條有潛力成為我開啓的一扇力量之窗,希望觀者能跟隨它走向對自己經驗的認可。對我來說,藝術是關於跨過或者超越對話之黑洞的一種交流,我認為線條那帶著細膩的韻律,卻又能夠輕而易舉地被實現的潛力,使它成為語言所不能企及、又能傳遞所有生命強度,最有力的工具之一。

— Koak
Koak

Born in 1981 in Lansing, Michigan, USA
Lives and works in San Francisco, USA

Koak 1981年出生於美國密芝根州蘭辛,現於三藩市工作和生活。2Koak創作充滿情感的人物肖像,並為其賦予一種自主性和內在生命。藝術家從漫畫的視覺語匯中汲取靈感,以作品探討性別和形式的階級劃分,並質疑社會上對於身分和人性的既定文化現象。Koak以精緻的繪畫技術為人所認識,其痕跡創作富美感且看起來毫不費力,然而那實際上是展示了藝術家難得慷慨而老練的技藝。



More about the artist
更多在社交媒體👀
List of artworks
門廊
展廳一
展廳二